这些个晚清“败家子”,他们的败家事迹一个比一个荒唐

这些个晚清“败家子”,他们的败家事迹一个比一个荒唐

“八旗子弟”给人的印象非常糟糕,因为他们在满清时期有与生俱来的贵族身份,并以此作威作福,所以深受时人憎恶。满清覆灭后,这些前朝的贵族彻底暴露了坐吃山空的败家本质。今天我们要讲的这些亲王后嗣,无一不是“败家子”,他们的败家事迹一个比一个荒唐。

这些个晚清“败家子”,他们的败家事迹一个比一个荒唐
清朝时期的亲王、郡王只是个空头名号,并不会获得封地。不过,得到这一封号的贵族却能将封号世袭下去,让子孙世代享受待遇。

末代克勤郡王宴森过惯了挥霍无度的日子,引用一句前段时间新闻上某憨匪的名言,那就是“一天不花五百浑身难受”。清统衰落,宴森失去了生计,但他仍过着挥霍的日子。就像电视里败落的富家子弟一样,宴森今天从王府中取出个花瓶卖到当铺,明天又摸出一块宝玉充赌债,饶是王府积累颇丰,也架不住宴森的挥霍。

没过多久,王府就被宴森搬空了。当无可当,该从哪里搞钱继续败家呢?宴森想到了老祖宗的安息之地,于是宴森带人跑到克勤郡王祖坟上,把祖坟上的树木和砖瓦全都卖了出去,换了一笔钱。最后,宴森成了骆驼祥子一样的洋车夫,江湖上还给他一个“美称”:车王。后来,京城的百姓把被宴森刨得光秃秃的克勤郡王墓称作“车王坟”。

这些个晚清“败家子”,他们的败家事迹一个比一个荒唐
末代怡亲王毓麒早年当过溥仪的伴读,喜欢京剧但不懂得理财。相比于宴森,毓麒倒没什么不良嗜好。不过,任由怡亲王府家底丰厚,也架不住毓麒坐吃山空。毓麒为人比较豪爽,跟朋友出去吃饭,往往是他请客。慷慨大方的毓麒不拘小节,从来不在乎开销。新买的自行车弄丢了,丢了就丢了,无所谓,再买一辆就行了。

民国后,毓麒终于开始为生计发愁。值此,毓麒的爱好也终于为他换了碗饭吃。毓麒来到戏班里,成了一名负责服装道具的后勤人员。说起来,宴森和毓麒虽然能败家,但他们在耗光了家底后,至少能凭借一技之长混口饭吃。虽然洋车夫和管道具不算什么好营生,但好歹也是自强不息。与他们比起来,其他亲王的后嗣除了能败家之外,连安身立命的本事都没有。

这些个晚清“败家子”,他们的败家事迹一个比一个荒唐
末代郑亲王昭煦挥霍无度,为了搞钱竟卖掉了王府。变卖祖产的钱被他花个一干二净后,他像宴森一样,开始惦记起祖坟。于是,昭煦开始倒腾祖坟上的砖瓦和树木,赚了一笔块钱。

1927年,昭煦联系到张学良,将刻着老祖宗名字的驮龙碑卖给了张少爷。1931年,警察在郑亲王坟抓了个盗墓贼,经过审讯才知道,这小子居然是昭煦的儿子。看样子,昭煦的儿子绝对是他亲生的,连刨祖坟的思路都如出一辙。

这些个晚清“败家子”,他们的败家事迹一个比一个荒唐
末代睿亲王倒比较擅长理财,生前保住了所剩不多的祖产。不过,在魁斌过世后,他的两个儿子中铨和中铭开始疯狂败家。哥俩为了住进欧式的洋楼,花了一大笔钱修建了一栋别墅,并在别墅的每个房间都装了电话。”文推网:最新高清电视剧,美剧,港剧,韩剧

1919年,哥俩将现钱花光了,便卖掉了别墅,拿着卖房子的两万银元,跑到天津嫖妓,只用了两天时间就把两万块钱挥霍一空。1924年,兄弟俩拿王府的地契房契当抵押,典当了十万银元,在挥霍一空后又卖掉了睿亲王坟上的树木。

第二年,因为中铨和中铭没有赎当,睿亲王府遭到了法院的查封。原本,王府能抵充几十万元,但无知的中铨听说法院在王府大门上贴了封条,以为房子已经不属于自己了。中铨破罐子破摔,干脆将祖坟的一千多亩地全部卖了出去,带着这笔钱继续潇洒。

1931年,中铨终于迎来了坐吃山空的一天。像先前的几位亲王后嗣一样,中铨也瞄上了自家祖坟。后来,因为中铨盗墓事发,被警察抓到,丢进监狱中判处七年徒刑,最终病死在大牢里。

这些个晚清“败家子”,他们的败家事迹一个比一个荒唐
末代庄亲王载功的儿子溥绪算是比较有出息的,他颇有“文艺范”,一生写了许多质量很高的京剧剧本。不过,溥绪花钱也比较大手大脚,为了满足日常开销,他将庄亲王府卖给了军阀李纯。

溥绪的晚年生活比较困顿,为了生活下去,他也像其他宗族里的兄弟一样,卖了祖坟上的树木。幸亏溥绪的人缘不错,在梨园行里有不少朋友。听说溥绪落魄后,不少艺人慷慨解囊,解决了他的温饱问题。

参考资料:

【《八旗子弟》、《旗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