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世间最伟大的就是父母对孩子的爱–文推网

人世间最伟大的就是父母对孩子的爱

 

 

 

有句禅语“千生千般苦,苦苦不相同”这个话题勾起了以往的一些回忆,那么就允许我带着沉重的心情来和大家分享下吧.

本人出生于93年,出生在北方十八线小县城,妈妈是小学老师(没编制,临时工),爸爸以前是纺织厂的业务员。2人通过相亲认识,在双方父母的支持下组建了家庭,那时候住在我奶奶家的偏屋。在90年代,他们收入不算多,但也够生活。直到有一天,平静的生活被一次路上熟人的闲聊打破。据说,我学会走路后总是步伐很软,不像正常小孩,当时县里医生一开始说是缺钙,我爸妈就各种给我补钙,买营养品,所以小时候可能没少吃这些东西。

后来快到3岁不见好,依稀记得县里医生有个说可能是羊癫疯……直到有一天,和爸妈带我上街遇到了熟人,说xx家的孩子也是这样情况,是腿有毛病,要到北京去看,我们县里看不了。这才让我爸妈意识到我并不是缺钙(说我羊癫疯的那个医生我现在都想去问问你是啥依据)我们那个县城有多偏僻呢,以现在的交通路况,离市里开车2小时,而我们要去北京,就要先做公共车到市里,再做绿皮火车到北京。具体去检查以及后来做手术的大部分过程,大部分我已经没什么印象了,只留下一些印象深刻的以及从长辈嘴里得知的信息,每每想到,都觉得爸妈这一路的不容易。

说回当时,在去北京看医生后,医生建议做手术,我印象里费用是1条腿1万多,可以说本不富裕的家庭雪上加霜,我妈我爸微薄的工资一个月可能也就不到200块(这可能还是我估多了)。好在我爸我妈兄弟姐妹多,双方家长也给了一些钱,这家10那家20快的,最终艰难的凑齐了,这也就开始了我们家的“北漂”生活。

我不知道初诊后我爸妈从北京回来的心情,但是我想他们当时一定很难过。当时电视上正在热播《水浒传》,我姥爷说我们出发去北京前,我还在开心的唱着大河向东流,天上的星星参北斗。后面我的相关记忆就停留在那个病房里,病房里好像是6个小孩,有3个家长可以陪床,而我刚好过了陪床年龄。所以就有了每天哭着喊着不睡觉,要妈妈爸爸别走的我,可以说是非常羡慕那几个有爸妈陪在身边的小孩了。那时候夜晚陪伴我的,是一直会唱歌的小白兔,和一个洋娃娃。每天病床的栏杆拉起来后,在爸爸妈妈的安抚中安然入睡。有时候半夜醒来会默默的哭,哭累了继续睡。我记得有天半夜惊醒,发现怀里搂着的洋娃娃不见了,我一遍低声的哭,一遍借着昏暗的灯光在床上寻找。

终于看到洋娃娃的头发卡在了栏杆上,吊在了床边,欣喜的我把它抱回去接着睡。而我的爸妈因为不能陪床,有很担心我,在病房熄灯后,躲在厕所,等护士不在的时候,偷偷溜进来看看我,看看睡梦中的我,再放心的出去找个地方睡觉。文推网

多年之后,听到这些时候,又是心酸,又心疼他们。想来那几年,过得艰辛又心累。回来家的时候,我腿上还打着石膏,不能弯曲,不能走路,我爸横抱着我,走过北京那些高高的台阶,走过大街小巷。在后面再去北京复查时,因为我还不能走路,我爸背着我去天安门,感受它的磅礴与坦阔(虽然我这块一点印象都没有了)。后面的印象就是我躺着绿皮火车上,我爸妈在腿那里的座位上轮流坐一会,我还和他们撒娇要吃火车停着的时候外面的小商小贩手里的火腿和零食。

以及炎热的夏天,闷热的车厢和些许的行李,北京之行要告一个段落了。我感叹的是哪个时候,我爸也刚30而立,我妈26/27的样子,他们因为我承受了很多,经历可很多。那时候为了挣钱给我看病,受了很多苦。记得有次我妈把一些要卖的东西放到我爸哥哥家,结果他昧了一些还不承认,我妈当时又气又急,但她性子软,人善良,说不过他,只能去找我爷爷来做主。

刚嫁给我爸的时候,常被婆婆欺负,经常在家吃不下饭,到学校泡一包泡面应付。我妈怀我时候营养也没补充够,甚至坐月子时候婆婆连碗粥都不给熬,是我姥姥趁着奶奶出去干农活偷偷到屋里喂点吃的,我不能想象到这种日子是怎么过来的。单位过节给发的水果,也被我奶奶拿走锁在屋子里,放坏了也没吃上。种种委屈,可能只有我妈自己知道。

再后来,就是我慢慢的康复,我爸带着我妈和我搬出了奶奶家,并且努力赚钱,一点点的还债。而我6岁多开始正式学走路,家里的日子也在慢慢变好。而这些经历,也在一日复一日的生活中,深深的埋在他们心底。只有经受住狂风暴雨的洗礼,才能练就波澜不惊的淡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