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间故事:富商浑身长满脓疮,道士以符化刀切割,竟露出一张人脸

民间故事:富商浑身长满脓疮,道士以符化刀切割,竟露出一张人脸

明朝嘉靖年间,保阳郡的道观中,有个无妄道士,据说此人是观主年轻时期捡回来的孩子,有着很高的天赋,观主从小教他道术和医术,还教给他一个绝招:以符化刀。

所谓以符化刀,便是将道法和医术相结合,把符咒化作一把手术刀,用来治病救人,危机时刻,还能作为防身之物。无妄道士的天赋很高,没几年便掌握了诀窍。后来,观主留给无妄一句话:“施术救人,施仁救魂。”便撒手人寰,驾鹤西去了。

无妄道士谨遵观主的教导,用自己的医术帮助百姓,悬壶济世,还治好了许多疑难杂症。很快,无妄道士的名号传遍天下,慕名而来的患者越来越多。

民间故事:富商浑身长满脓疮,道士以符化刀切割,竟露出一张人脸
这天,道观中来了一个膘肥体壮,满脸横肉的胖子。他刚走进道观,无妄就闻见了一股腥臭味,那人的身后还跟着三四个下人,每人手中都拿着一件新衣服。

来看病的百姓偷偷告诉无妄,这胖子是当地的富商,名唤马大哈。此人白手起家,拼搏十余载,才有了今日的成就。可马大哈不是什么正经商人,拖欠工人工资,偷工减料都是常事,不过倒也没犯过什么大错。

马大哈进入道观后,并未急着看病,而是等病人都走后,才偷偷来到了无妄道人面前。马大哈一边说自己得了怪病,一边脱衣服,当无妄看到马大哈的后背时,惊出一身冷汗。

民间故事:富商浑身长满脓疮,道士以符化刀切割,竟露出一张人脸
马大哈的后背已经不能称之为背了,脓疮如马蜂窝一般交错纵横,高度的溃烂和伤口高密度使得他的肉芽怎么也长不好,深口之间互相撕扯,脓水不断流出。除了后背,他的全身也都长满了脓疮。难怪他的身上会有臭味,下人要拿着衣服了,如此情况,他不换衣服根本不行。

无妄道人询问他最近接触过什么或干过什么,可马大哈表示,他的作息十分规律,饮食也很健康,从来没接触过奇怪的人或物。无妄听后,思虑良久,却始终想不明白病因。无妄本以为是有人给马大哈下了蛊,可很快就被否定了。因为蛊虫若将人的身体破坏成这幅模样,那人早就死了。

由于马大哈病情严重,无妄也不敢耽搁,将他带入里屋,准备以符化刀,先行为其切割脓疮。只见无妄从画中掏出一张黄色的符咒,单手掐诀,口中念念有词。

民间故事:富商浑身长满脓疮,道士以符化刀切割,竟露出一张人脸
不一会儿,那符咒发出金色光芒,竟自动变成了一把刀的模样。 这把符咒刀看似无用,实则锋利无比。无妄道人在马大哈后背轻轻一切,一块脓疮就被割掉了。更神奇的是,切割后的伤口,竟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马大哈也没感觉到任何疼痛。

就在无妄道人快将马大哈身上的脓疮切掉完的时候,奇怪的事情发生了。 无妄忙活了整整两个时辰的时间,终于将马大哈身上的脓疮切得差不多了,只剩下其背上最大的一个了。这个脓疮已经烂通了,透过伤口甚至可以看到马大哈厚厚的脂肪层和骨头。无妄道士找准位置下刀,可刚把脓疮切开,里面却出现了一张人脸! 准确地说,是一张女人的脸。

民间故事:富商浑身长满脓疮,道士以符化刀切割,竟露出一张人脸
看到无妄道士后,那女人脸睁开眼睛,一脸恶毒地看向无妄,随即发出了极为刺耳的尖叫:“你救不了他,他必须死!” 无妄吓了一跳,可很快冷静下来,他看向马大哈,发现他两眼翻白,已失去了意识,随即开口道:“医者仁心,此人找我治病,我怎能置之不理,姑娘可否告诉我你为何缠上他?” 那女人脸听后,脸色稍有缓和,开口告诉了无妄这背后的故事。

女人名叫竹影台,保阳郡人士,其丈夫粱汕波是个木匠,曾受雇于马大哈,夫妻俩还有一个儿子。后来,粱汕波病重,马大哈却一直拖欠工资不给,导致粱汕波无钱治疗,最后病死。竹影台悲痛欲绝,带着儿子去找马大哈理论。

民间故事:富商浑身长满脓疮,道士以符化刀切割,竟露出一张人脸
巧的是,母子俩刚走上大路,就和马大哈乘坐的马车撞了个正着。母子俩当场丧命,可马大哈非但不管,反而命人将尸体扔进了湖中。竹影台怨气不散,找到并缠上了马大哈。

无妄道士听后,十分同情竹影台的遭遇,可他还是坚持要救马大哈。竹影台自知报仇无望,也不再反抗,任由无妄道士将人脸切下。竹影台的脸被切下后,立刻化成一滩血水,马大哈也醒来过来。 后来,无妄道士将此事告诉了马大哈,马大哈恍然大悟。

回去后,他命人打捞起了竹影台和其儿子的尸体,将其尸体与粱汕波安葬在了一起,每年清明都会到此祭拜。他也一改常态,不再拖欠工人工资,偷工减料了。更多精彩资源–【文推网 wentuifa.com】

民间故事:富商浑身长满脓疮,道士以符化刀切割,竟露出一张人脸
编者的话:医者仁心,无妄道士作为治病救人的医生,不管面前的病人是谁,他都守住了自己的底线,努力救治病人。而马大哈也在痊愈后大彻大悟,意识到了自身的错误,并努力改正,浪子回头金不换啊。

声明:本故事为虚构民间故事,取材自民间传说、怪谈、神话、故事、传奇等,旨在传承、拓展、发展中国民间文化遗产,切勿与封建迷信挂钩!

撰稿人:聊斋仙生